极品文学 - 其他小说 - 我怎么还活着?在线阅读 - 第1220章 苏生

第1220章 苏生

        兽群在什么时候是团结的?只有当遇到了一个足够强大且肥硕的猎物的时候。

        “.原来如此,他们玩的够大的。”

        路平安得到了一份信函,是邀请他过来的阿库尔阁下送给来的。

        貌似,是他通过秀一阁下邮寄过来的,是一份相当珍贵的人情。

        路平安是没有资格进入“留言板”的,那和他现在的地位、人脉没有关系.你实力不够强行进入这个圈子,提前进入到了高层的视野之内,并不是好事。

        最恶劣的发展,强行和猛兽们坐到一起,一不小心就把自己变成了一块肥肉。

        “居然,都来了吗”

        路平安还是低估了林女教会还有诸位准神、八阶大佬的胃口。

        他们的确是一群散沙,林女南方势力那龙月岛一样的独立区域一大堆,各位大佬都有自己的势力和底盘,只是名义上尊重了“林女”这个能容下所有人的正神。

        但是,他们依旧是一个势力,那么,就可以在一个名义下扑向同一个强敌,打下其他松散势力想都不敢想的战果。

        林女势力和正常探索者所追求的根本就不是一回事,他们一开始就盯上了这个世界.

        “这还真是一份相当过分激进的计划书,偏偏他们的确成功了.”

        人格化的世界意志,很难对付很难打交道,但换个角度,却更好对付它难以对抗,却是可以被欺骗的!

        正常情况下,轻易谋夺一个世界的世界本源、权柄几乎是不可能的,往往只有彻底毁掉那个世界才有可能获取其本源。

        但这一次,没有经验的新生世界意识,却不仅仅吞掉了毒丸,且为了自保,剥离了自己的权柄还有“意识”.不管是哪一样,都是职业者们无法拒绝的珍宝。

        背刺世界意志获得了成功,接下来就是各位准神、八阶进场抢夺胜利果实了,于是,这个时候他们来的最全的。

        但是,这对于整个世界来说,却未必是坏事。

        他们甚至用自己的资源和人脉弄来了神之舟.大量的人手和战力的涌入,的确缓和了前线吃紧的战局,而只要他们还是“人类的准神”,就不用担心他们对自己人下狠手。

        “.大概吧,有些东西还是要保密的。”

        阿库尔的信函没有提及碎片,显然他也认为这不是路平安该知道的东西,只是暗示他最好躲避异变之处。

        如果路某人真的只是一个普通的五阶的话,真的接触到了这玩意,也是一个祸害.没有足够的强度强行靠近超级污染源,和找死并没有区别。

        当然,正常情况下是直接被碎片引起的异变弄死,如果遇到了还有“意识”的碎片,即使是现在的路平安,也很难对付,毕竟,狩猎野兽和对抗(强力)智慧生物完全不是一个难度。

        “试试吧。”

        但现在的路平安,还有更忙的事情。

        “啊啊.”

        梅雨歌发出的有些可爱的小声尖叫,显然并不适应当前的状态.两脚行走的状态!

        虽然新生的右脚很是稚嫩,甚至隐约有些撑不住力,但这种能够感知到右脚以下的触感,让她越走越快.

        “.太好了.感觉到了我又能跑了.”

        女孩的泪水不知不觉落下,而她的周遭,也是为其高兴的朋友。

        “真没想到,居然还被他们开发出了新的利用.”

        路平安越发感觉微妙,原本以为“碎片”也就那样了,能力相对单纯,就是“遗忘”还有“启智”而已,但现实就是越是简单的“规则”上限越高。

        “.居然可以让肉体遗忘脚已经断掉的现实,让肉体回归原初的完好状态。”

        正常情况下,高阶医者治愈“断肢”的伤患也不是难事,但梅雨歌这样的“旧伤”是基本没救的。

        职业者尤其是高阶职业者,某种意义上已经是“污染的聚合体”,他们是依靠“职业”和“秩序”保证自己的人形和稳定态。

        阻止梅雨歌治脚的,不仅仅是旧伤痊愈后的神经断裂,更是她概念上的“不完整”。

        独脚的她是一个稳定态,随意修正是不现实的,强行为其“增加”是高阶职业者都做不到的在概念上,独脚的她才是完整的,她的强大反而让其再生变得不可能。

        但是,“忘却之泉”可以洗掉的,甚至超越了概念层面。

        当其把“失去脚”的现实洗掉之后,她就仿若一个刚刚断脚的新人那么,路平安这边多的是手段帮其再生接脚。

        唯一的问题,就是

        “五百多点数,真的不便宜”

        这新生湖水的效果虽好,却一分钱一分货,洗掉“断脚”概念的湖水,硬生生花掉了梅雨歌五百点数这都快半件规则级了。

        但是,她卖了一大堆东西给庭院,包括各种禁忌知识还有新生物种,再找路平安“借贷”了一点,很容易就凑齐了。

        而另外一位残疾者,陶颂却明显花不起这个钱。

        如果路平安对其进行借贷先不提额度评不上来,就是真的能借了,利息他都还不起,到时候机制进行清算,就是坑他了。

        “你,还有另外一个办法,可能能帮你,如果不行的话,你再打工存点数吧。”

        路平安说的,就是他的五阶主职业能力的“苏生”,赋予对方另外一个“生命”。

        而经过检验,确定其往往是对方最缺的部分那么,断臂者再拥有一只新的手臂,貌似也很正常。

        当然,高几率有些变异,应该也能接受。

        但这种尝试,依旧不是一蹴而就的,倒不是路平安端架子,而是对方需要积攒一下好感,刷点金币。

        “苏生”完整释放的前提是用两枚生命金币作为材料,这也是当初很多新兵们没有直接觉醒的根源他们对路平安还有防备甚至警惕,怎么可能将“生命”托付给他。

        “如果当初我们有了第二生命,有了额外的力量,是否会有所不同”

        陶颂有些无奈有些麻木,那一天的绝望不仅仅是梅雨歌的午夜梦魇,同为失败者的他们又怎么可能轻易遗忘。

        “呵,别逗我了,当时的你们太弱了,就是翻倍也是弱鸡,什么都影响不了。”

        路平安已经听说过梅雨歌的遭遇,那时候其他人差不多就是拖油瓶,就是真的拥有了第二生命,也不太可能翻盘。

        路平安的实话一如既往的难听,却让他们好受了一点。

        但是,庭院之中有个人,却突然激动起来了。

        “如果.如果让我遗忘我已经失去了肉体的现实,并让你对我使用苏生,我是不是能重新拥有血肉之躯,重回大路!”

        方雯提出的方案,大概才是最异想天开的.但貌似还真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