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文学 - 都市小说 - 四合院的生活日常在线阅读 - 第87章 消失

第87章 消失

        魏平安回到家不久,张老太太也跟周子墨从小楼来到北屋。

        一家人那种情绪,肉眼可见。

        娄晓娥见魏平安回来,周闻没了事,也就告辞回去了。

        魏平安和周闻小两口一起送娄晓娥到院门口。

        对许大茂和娄晓娥两口子在这种时刻到家里来关心、宽慰,摆明了立场,无论是周闻,还是魏平安心里都感激。

        特别是魏平安,对许大茂很大程度的改观。

        魏平安就是这样的人。

        无论你是卑鄙无耻还是正直高大,主要看的还是你对我的做法。

        你对我好,我不管外界怎么说伱,就会对你有所回报。

        外界的言论左右不了,能改变的,只有你自己的付出和态度。

        上一世很多时候,魏平安就靠着这种以德报德的态度,获得了很多不错的伙伴和朋友。

        起初你欠我,或者我欠你,然后你加倍还我,或者我加倍还你……

        人情欠来欠去,关系越处越亲,很多事情也就顺理成章的完成了。

        对于仇恨,伤及根本的,魏平安绝不姑息。

        无伤大雅的,魏平安可以暂时忍让,但如果对方见好就收,也则罢了。

        但如果蹬鼻子上脸,那再考虑永绝后患。

        魏平安就是这样的人。

        所以,关上门的时候,魏平安心里还在想,是不是关键时候帮衬一下许大茂和娄晓娥两口子……

        确实说,有点纠结。

        不想改变剧情,又不想无视许大茂和娄晓娥摆正车马的“站队”表态。

        回到屋里,老太太也帮着收拾好了茶具,正拉着周子墨,也要回去。

        家里男主人回来了,自然有很多私密的话要说。

        孙女担惊受怕了一整天,见着自家男人,肯定也要发泄一番,询问一番。

        老太太看得明白,不当那个讨人厌的。

        魏平安再次出来,送走老太太祖孙,关了院门。

        红妞冲上来,两只爪子搭到魏平安肩膀上,它刚才也闻到了熟悉的危险气味。

        但有客在,它抑制住了自己的欢喜和冲动。

        很人性化,成熟化,嗯,灵犬嘛,就是不太一般。

        凑近了,红妞闻到了自家主人身上的血腥味儿。

        好担心自家主人的安危。

        歪着头红妞想要舔舐魏平安的胳膊。

        那里是伤口包扎所在。

        “好了,没事儿,放心吧。”

        安慰红妞,也是安慰自家媳妇。

        安抚了一会儿红妞,魏平安搂着媳妇进了屋。

        先去卫生间洗漱一番。

        媳妇说了,要将灰尘和晦气都要洗干净。

        但魏平安胳膊有伤,只能喊了周闻帮忙。

        得脱衣服,还得搓背……

        周闻也害怕自己的衣服弄湿了啊,咋办呢?

        于是,小两口在卫生间恩恩爱爱甜甜腻腻了一个多小时……

        嗯,反正魏平安把媳妇抱出来的时候,俩人都洗完了澡。

        可能是因为大起大落的情绪失控导致,周闻解锁了几项“特殊技能”……

        嗯,老魏很激动,很享受。

        志得意满的上了床,小两口肯定是要再聊一些宽慰的话,周闻听着,最后又忍不住流了几滴眼泪。

        女人果然都是水做的。

        今晚可是丢了不少,这会儿竟然还有水往外溢。

        明天要提醒媳妇多补水……和蛋白质。

        一番了解,通过周闻的描述,魏平安也知道艾沐棽出差未归,她的同事倒是专门去了一趟dc区分局打听和帮魏平安说和。

        想来也是有意义的吧。

        魏平安又想到了那个莫名出现,又稀里糊涂训斥了自己老半天的那个刀疤领导……

        不会吧?这也太扯了。

        帮倒忙吗?

        但无论怎样,心意都是好的,毕竟亲自到了现场,虽说有些迟到的嫌疑……

        可魏平安都感激。

        ……

        月溅星河,万籁寂静。

        魏平安突然被系统示警惊醒。

        是红妞。

        这条灵犬非常敏锐的发现了浓浓的敌意。

        事不过三,红妞看家护院却让主人负了伤,正内疚着呢,就有人来撞枪口。

        红妞第一次通过系统灵犬反馈功能:动静就在那条东边的一头堵的巷子里。

        红妞已经悄悄站在了东墙根角落。

        咬人的狗,都不叫唤。

        阴着呢。

        魏平安看了看身边睡得踏实的媳妇,缓缓的坐起身来。

        大多数人的安稳生活,均来源于有人负重前行。

        对于国家是这样,对于一个家庭,也是这样。

        魏平安不想媳妇知道太多阴暗面的事情,但也不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频繁的在自己身边发生。

        所以,这一刻,他默默做了一个决定。

        今晚夜色犹如泼墨,月光若隐若现,正适合解决一些隐晦的问题。

        这一边暗暗的摩拳擦掌,而一墙之隔的另一侧。

        四条身影趁着夜色潜入了这条小胡同。

        南边被青砖墙堵住的死胡同。

        胡同的尽头西侧,有一面墙,墙头有水泥涂抹,上面还插着很多不规则的玻璃碴子。

        玻璃碴子上都没什么灰,想来是竣工不久,玻璃锋口还新鲜着呢。

        只是这些小障碍根本难不倒几个潜入者。

        像是早有准备,其中一人拿出一件粗布衣服,挥动间就铺了上去。

        几人做了几个动作,像是战术动作似的。

        有一个人转身,背靠墙壁,双手互握当支撑,然后两人接连快速的翻越过了墙壁。

        第三人刚要冲,就听到墙壁后面传出一声轻微的闷哼。

        作为支撑的靠墙那人当即摆手,示意暂停。

        另一人悄无声息的跟上,两人小心翼翼的凑到墙根下。

        第一人食指弯曲,有规律的敲击了几下。

        像是通过不同的长短间隔来传递基本询问信息。

        墙后面没反应。

        两人对视一眼,都觉得事情不太妙。

        几乎是同时,两人把手伸向各自后腰处,那里有涂掉了编码的黝黑的五四手枪。

        突然,微风拂过,两人就像触电似的前后分开。

        魏平安的身影像一只大鹏,从墙头一跃而下。

        但左右两人分开,他下意识先对付距离最近的那个。

        在魏平安的右手边。

        那人已经退到了夹角。

        这是死胡同的两个墙壁夹角,退无可退。

        所以他成了魏平安危急关头的第一选择。

        挥拳直奔对方面门。

        对方显然也不是弱者,侧身后仰,稳稳地躲开了这一拳。

        他就是李青口里的虎子哥。

        这个叫做虎子的,甚至能感受到拳风带起了汗毛的晃动。

        碰!

        魏平安的拳头砸中了墙壁的青砖。

        一点都没有收力的感觉。

        魏平安也是趁机在发泄。

        真把自己当病猫对待了。

        竟然敢连番招惹。

        魏平安下定决心,今晚就要彻底的把后顾之忧,挖出来。

        屈肘顺势横移,虎子没想到对方变招这么快速且古怪。

        一般情况都是收回拳头,再变招,毕竟旧力已竭,新力未升,这种姿势变招很难很难。

        但魏平安偏偏反其道而行之,不出意外的成功了。

        趁着虎子应对不及时,魏平安内劲透肘而出。

        虎子的喉咙仿佛被巨力砸中。

        就听喀嚓一声,虎子身躯踉跄了两步,想要伸手扶墙,但整个身子都突然没了力气,眼白一翻,瘫软倒地。

        咔嚓。

        身后传来清脆的响声。

        魏平安空间投射下,背后那人见同伴倒地,也有些慌神,直接亮枪,对准了魏平安就是一枪。

        砰!

        枪声在寂静的夜里突兀的响起。

        顿时一阵阵被惊醒的动静从周围住户家里响起。

        生命垂危之际,谁还顾得上会不会惊动四邻。

        开枪之人不再迟疑,又连开两枪。

        砰!砰!

        第一枪,魏平安利用扫堂腿的招数,滚地躲过。

        翻滚过程中,那人又开了第二枪。

        魏平安单手撑地,强迫自己改变了运动轨迹,再次翻身躲过。

        第三颗子弹,去势已竭,眼瞅着就要被子弹洞穿胸膛。

        然而,下一瞬间,子弹不见了。

        危急关头,魏平安发掘了空间能力的又一用法。

        过程看似简单,实则相当的惊险。

        如果没有突然的灵机一动,没有空间投射的如臂使指,魏平安都是中枪的结局。

        因为子弹运行速度太快,如果反应不过来,稍慢半拍,再等空间能力启动,子弹可能早就穿透魏平安身体了。

        但魏平安聪明就聪明在,空间投射的情况下,魏平安自身是处在空间中心的。

        只要收缩空间投射范围,缩小到自己身周2厘米范围,子弹临身开启空间能力,直接就把子弹收走。

        果然实践出真理,实战才是提升最快的方式。

        魏平安竟然意外发明了空间能力的另一种用法。

        貌似客观激活了“无敌状态”。

        当然,这个状态下,他也无法攻击别人。

        因为就算他开枪,子弹也同样是进入空间……

        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但胜在绝对安全。

        魏平安大口喘了几下。

        后怕不已。

        那人还举着枪愣在当地。

        近距离躲枪子,看着怎么就那么不靠谱。

        太扯了吧。

        但……

        这诡异的事情就发生在他眼前,让他不敢相信,但内心深处又确信无疑。

        突然,那人脑子联想到了什么——

        这家伙,不会跟航空研究院那些家伙是一类人吧……

        真要是这样,别说自己,就自己这样的十个八个也不顶事儿,王磊这次真是撞上钢筋混凝土了。

        这个家伙是王磊家特意派过来送王磊去南边的老警卫员。

        三年前就是京城某地的特种兵,能够飞檐走壁徒手爬墙……

        因为调职前的兵种,和这几年王磊母亲的警卫班长身份……知道一些秘密研究和绝密信息。

        把魏平安误认为拥有特殊能力的那类人。

        对上这种人,完全不是他一个普通凡人能抵抗的。

        眼下事情败露,也就放弃了挣扎。

        话说,如果他不是这种容易放弃的性格,当初也不会在某次重要选拔中落选,从而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

        四个人被魏平安打晕,收进了空间农牧场中。

        魏平安又翻回院子,装作被吵醒的样子,打开了自家的院门,看到易中海一大爷和二大爷、三大爷碰头,又让大家伙回去睡觉……

        回到院里。

        周闻还在沉睡中。

        白天受惊过度,晚上发泄的就有些过火,彻底进入了深度睡眠。

        零星的枪声虽然离得近,但响声飞快划过,周闻转了个身,就又睡了过去。

        魏平安一路疾行,从地窖打开机关,到了地下空间。

        四个人最终都是死人,完全没有泄密的可能。

        就看他们配合不配合。

        如果配合,就能少受点罪,如果不配合,就会享受到与凌迟同等的待遇。

        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以致于,起初两个人还想表示自己的忠诚和坚韧性格,结果让另外两个旁观的,直接看吐了。

        李青家钦点的警卫虎子,上吐下泻。

        嗯,吓尿了。

        换做任何一个人,看到自己悬在半空,看着自己从脚指甲往上一点点被碾碎,骨茬子和血液自动分到两旁,而受难者声嘶力竭,想要晕过去都做不到……

        当虎子看到同伴胃液滴落的那一刻,就彻底崩溃了。

        李青和王磊被交代了出来。

        毫无保留的。

        所以,开过枪的王家的黑衣警卫,和李家警卫虎子,荣幸的得以痛快死去。

        内心竟然有点感恩戴德。

        几个人的尸体,魏平安全收进了空间里。

        以后有时间再解决。

        毕竟这里的小码头连着北海,而自己垂钓的鱼,可不要跟传说中的护城河里的鲶鱼那般……

        还是干净点的好。

        夜色遮掩中。

        魏平安跑出巷子,又跑了五六百米,才找到虎子他们开过来的吉普。

        这一世魏平安第一次开车,竟然就是在这种环境下。

        魏平安开车找到他们的时候,李青和王磊还在中卡的车后箱睡的迷迷糊糊。

        他们一行7人。

        四个人被安排去了魏平安家,剩余三人是三个司机。

        其中一个吉普车被四个人开走,所以两个司机在吉普车抽烟聊天,剩下一个司机在树底下撒尿。

        李青和王磊胳膊受伤,等他们爬起来开车门走下车时,魏平安已经解决了三个人。

        树底下尿尿的司机直接被魏平安开车撞飞。

        剩下俩,本来就是司机班的普通小战士,当不得魏平安三拳两脚。

        这趟魏平安憋着很大的火。

        他打定了主意,今晚见到过他的人,不可能活下来一个。

        再多的言语也难以发泄他愤怒的情绪。

        过度的愤怒,反而让魏平安看上去越发的平静。

        动作干脆利索,面色平淡如水,眼眸深邃又淡定自若。

        看李青,看王磊,就像是看两个死人。

        所以,两人面对这种恐怖场景,无论再怎么开口,恐吓,哀求,哪怕是跪地磕头,也没有妨碍魏平安停顿一小步。

        李青的脑袋是被魏平安用冲锋枪的枪托打爆的。

        王磊稍好一点,他吓晕了。

        魏平安拧断了他的脖子。

        两个小青年压根没有得到魏平安口里的一个字。

        全程无声无交流。

        开车撞死了一个,跑了两步锤死了另外两个。

        再掏出冲锋枪,用枪托干死一个,弯腰拎起王磊,宁断脖子一个。

        李家和王家对这两个孩子非常宠溺,要不然也不会把他们养成这种嚣张跋扈的性格。

        所以安排两个孩子“逃难”,又岂会不带一些“家底”?

        现在全都便宜了魏平安。

        包括那两辆吉普和一辆中卡。

        虽说没法掏出来光明正大的开,可丢空间里收藏,还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

        等魏平安回到四合院,翻墙回到了自己家,重新洗漱后上了床。

        媳妇周闻就翻了个身,一条大长腿也搭到魏平安身上,脑袋还一个劲儿的往魏平安怀里扎。

        魏平安低头,勾起周闻的下巴。

        看到了满脸泪痕犹自咬着下唇忍耐不出声的一张俏脸。

        这种时刻,还需要解释什么吗?

        ……

        注明:早间,不是糟践。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