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文学 - 都市小说 - 四合院的生活日常在线阅读 - 第89章 人生有梦各自精彩

第89章 人生有梦各自精彩

        休息日之后,平凡重复的工作即将再一次展开。

        唉,一点期待感都木有。

        丁立军相亲十分成功,特别是准对象得知自己成亲,丁立军师傅陪送自行车票的事……

        恨不得直接嫁给师……嗯,直接找魏师傅表示感激。

        后来还真的跟魏师傅“偶遇”了。

        废话,丁立军傍晚来还自行车,那姑娘虎啦吧唧的,跟着上门了。

        大脸盘子,大辫子,浓眉大眼的……嗯,还好没有鼻毛。

        整体形象嘛,标准的国字脸,如果投胎是个男人,标准的正派人物,演反派也是地下工作者那种。

        但投胎了个女的,性格还有点虎……

        因此,魏平安颇有点愁眉不展。

        徒弟年龄大也不是好事,俗话说心急吃不到热豆腐,大徒弟找的这姑娘,怎么感觉不像个正常人呐……

        不过长这样的女人安全,放心。

        这一点,魏平安还是给予自己徒弟很大的肯定的。

        从过日子省心这个角度,丁立军的优势,显然超过了张宝强。

        ……

        人在极度紧张又突然放松的时候会做梦。

        这是认知常态。

        可,梦,到底是怎样一种事物?

        是怎样的形式?

        要怎样去将它进行归类呢?

        多人多想法,魏平安二世为人,更不敢轻易去下断论。

        但,这一晚,想要安稳睡个觉的他,却做了个奇怪的梦。

        早上醒来,魏平安沉思了好久,直到晚上回到小院,才后知后觉的有点明悟。

        ……

        有人说,梦,就是我们内心深处的世界。

        它藏在最安全的地方,不会被轻易触碰到,但会在一些特定的时间段给我们自身提供警示作用。

        也有人说,梦,是链接平行宇宙的钥匙。

        在那个平行世界里,有另一个自己,有另一个自己的生活。

        梦境将其打开,但也仅仅是一次性链接……

        而也有的人曾说过,梦,是根本不存在的。

        它只不过是人类前反思的一个极值而已。

        做梦,其实就是“开启世界”,开启第二世界。

        只不过在“微小的不安”积攒到一定程度后,前反思状态会被“打破”,第二世界关闭,让人们重新回到第一世界……

        对此,魏平安内心或许更倾向于第二种。

        毕竟他就是穿越人士之一。

        但理论上,他更认为最佳答案是第三种。

        他也认为世界本身是不存在的,只是每个人的认知世界接驳在一起,才构成了大家这个公认的世界。

        这个理论可以解释很多事情,譬如我们做梦梦到的“未卜先知”、“场景重现”……

        魏平安昨晚就做了个梦。

        实际搂着媳妇周闻,梦里却出现了另一个女人,大姨子艾沐棽。

        艾沐棽一身军装,手持五四手枪,却有些悲壮的牺牲在了一个山洞的枪战之中。

        嗯,虽然梦境里艾沐棽身手了得,身姿也很飒,相当有料。

        话题跑偏,拉回来——

        看场景应该就是上方山。

        互相比拼对垒同归于尽的,是那个马夫。

        回忆当初,魏平安也得承认,马夫那家伙手底下还是多少有点东西的。

        嗯,死的也是最惨的。

        出头鸟,总是承受了最重的关注。

        也有打击。

        都是最重,最厉害的……

        然后就有“有关部门”找到了周闻。

        魏平安“看到了”艾沐棽的遗书。

        行动队员每个人出发前留下的“遗言”。

        在偏远的南方城市,老太太像是恰好想要带着周闻继续南下。

        被三名军人截住,交谈。

        然后,周闻应该是了解了整个事件的真相。

        周闻的大伯牺牲自己救了艾沐棽的命,艾沐棽的遗书就是把自己的一切“遗产”,都交还给周闻。

        之所以不是周闻大伯的嫡亲家人,或许跟婶子果断改嫁,她自己跟周闻的牵绊有关系吧。

        最终,周闻接纳了艾沐棽的“遗产”,老少三口重新回到了京城。

        后面像是突然按了快进键,周子墨和张老太太没有再过多交代,只是一个在家使用缝纫机,一个背着书包去上学。

        而周闻,在一处秘密基地进行了相关的训练,成为了一名新的特别行动队军官。

        嗯,值得一说的,训练周闻的某个教官,脸上有道疤……

        后来,周闻训练结束,进入了行动队,为了纪念艾沐棽,周闻的代号叫“爱美神”。

        当这个名字出现在魏平安的梦里时,带给了他相当大的冲击。

        他甚至想到了在研究所从事被研究工作的达闻西……想到了赌神世界里那个长得跟达闻西一模一样的偷渡船的船长……

        最后就是那两团高热火焰喷射器……

        哪个缺德冒烟的这么设计,不仅喷射时不方便控制,当遇到危险时,还非常不利于躲避……

        就好比金枪客的那颗子弹。

        设计师不是个闷骚,就是个废物。

        话说回来,大钢牙也不是个东西。

        难怪当初觉得崔刚眼熟,敢情是他啊。

        魏平安有些后知后觉的才发现,之所以觉得艾沐棽眼熟,不恰好就是跟自家媳妇有六成相似的面容吗?

        难道一起长大的姑娘,长相也会慢慢向同一方向靠拢?

        嗯,或者说进化也行……

        向着绝美……咳咳,换个词,这俩词被徐志胜折腾的,几乎可以等同于卧龙凤雏了。

        向着极品美女的角度进化。

        不过,魏平安思维跑火车中——

        联想到周闻和艾沐棽两家之前是邻居,不仅有一起长大的经历,还有胜似亲姐妹的关系……

        突然细思极恐。

        嗯,庆幸吧,没有一家姓王……

        在这个梦境里,艾沐棽是壮烈牺牲了的。

        梦境中作为旁观者的魏平安,内心又清晰的知道,上方山的那个山洞里,被自己提前踩了点,艾沐棽甚至都没有开过枪。

        就轻松搞定了的。

        还抢了自己一头野猪肉呢。

        这可绝对忘不了。

        所以,是世界被改变了?

        还是通过梦境这把“钥匙”,了解到了平行世界另一个周闻化身“爱美神”的过程?

        亦或是当命运的轨迹发生了改变,当一切尘埃落定,自己本身,或者是映射的系统,想要通过内心世界的警示作用,给自己提一个醒?

        还原自己媳妇的真身,亦或是给自己一个答案。

        无论是怎样,都带给了魏平安不小的冲击。

        但,梦里嘛,爱美神嘛,艾沐棽嘛,憋不住嘛,又不是真的……

        上次去医院,因为时间太短查不准,下周再重新检查,所以夜晚夫妻小娱乐暂停了……

        血气方刚的魏平安,又是在梦里,人不知鬼不觉的,再加上制服诱惑啥的,干脆就……那啥……

        这一夜,春梦了无痕。

        早上坐在餐桌上吃饭,魏平安仔细看着自家媳妇的俏脸。

        然后脑子里自动脑补。

        如果把马尾辫放下,烫个大波浪,再画个彩妆涂上红嘴唇……

        睫毛不用,已经够长了。

        哎呀,不能再想了,会把持不住耽误上班的。

        事实再次证明,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更多的依靠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在认脸这个项目上,魏平安着实太后知后觉了。

        反射弧不是一般的长。

        自家媳妇再多吃一点,再稍微打扮港风点,活脱脱的爱美神重现啊。

        比艾沐棽化了妆还要更像。

        妥了。

        不过想到梦里“倒带”后跟大姨子艾沐棽的稀里糊涂……

        魏平安莫名有点心虚。

        “老魏,今天怎么了?”

        媳妇周闻是个爽朗不做作的女生,这点尤为被魏平安看重。

        他讨厌矫揉做作的那种嗲性女人。

        可以走肾,但绝对不会走心。

        而周闻,是魏平安愿意走肾且注定走心的。

        此时走心的媳妇正豪迈的端着碗喝汤,呼啦呼啦的,有一种独特的躁乱的美感。

        就像是烟嗓唱歌,别具一格。

        今天老太太没留下吃饭,过来盛了稀饭拿了半个咸鸡蛋就回去了。

        周子墨有点感冒,老太太得紧着照顾。

        “媳妇,你真好看。”

        “也就你这么觉得吧……好看不也还是你媳妇啊,多好啊。”

        “是啊,我媳妇,真是好啊。”

        魏平安由衷的感叹。

        这种甜腻的话,小两口可不常说。

        这年代不兴这个,周闻最初也是羞涩的。

        随着越来越熟悉自家男人,也有点近墨者黑的情况吧,反正两人独处的时候,也会偶尔“调戏”一下。

        颇有情趣儿。

        魏平安心里念头闪动,有半秒钟的时间里划过了一道人影。

        挺膈应人的玩意儿。

        还好已经成京郊小树林里的肥料了。

        为了不影响心情,魏平安就又换了个话题。

        “听奶奶说,今天伱们原本要去艾姐家的?”

        前两天艾沐棽从上海打来过电话,是直接打给周闻单位的。

        估计是知道了魏平安的事,问事情后续解决的怎样了,但不知怎么的,聊着聊着就成了两姐妹的家长里短……

        妹夫果然没人权呐。

        “嗯,上次来电话的时候就约好了,说是今天回来,让我们去帮着她整理整理,再过俩月她要搬到楼上去住了。”

        吆喝,艾沐棽大姨子竟然要去住楼房了。

        也就是说,现在她住的也是四合院,或者说是平方喽?

        威严和气势在魏平安心里顿时又锐减了一大截。

        为什么说又呢?

        “子墨生病了,奶奶还能去吗?”

        “等下午看看吧,实在不行就明天,到时候你帮着看着子墨,我再跟奶奶去……”

        果然……

        祖孙俩计划的挺好。

        脏活累活都是自己的。

        饭后两人各自去上班。

        等结束一天的劳累,魏平安骑车去接周闻下班。

        早上约好了,今天周闻不骑车,让魏平安再去接。

        但魏平安到了,才被慢吞吞下楼的刘小丫告知,下午吃饭的时候来了俩人,早就把周闻接走了。

        魏平安当即变了脸色,第一反应是李青或者王磊家找事。

        然后刘小丫就说是两个军人。

        这小妇女忒可恶,肯定是故意的。

        大喘气。

        周闻让刘小丫告诉魏平安,艾姐受了点伤,她去照顾照顾。

        艾沐棽受伤?

        魏平安放心的同时,就琢磨起了这件事。

        难道是梦中警示的原因,是艾沐棽会有危险?

        要不然怎么解释自己这边刚做了梦,艾沐棽接着就受了伤呢?

        要是再严格点推一推受伤的时间,或许也就昨晚到今天这个时间段吧……

        俗话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自己也真没惦记大姨子啊。

        梦里,不都是假的嘛……

        魏平安莫名有点惶恐了。

        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这种事,魏平安几乎是干不出来的。

        嗯,几乎。

        大姨子也确实很飒啊。

        如果跟梦里一样的话。

        梦里的爱美神跟自家媳妇可是一样,按这样推论的话……emmmmm……

        “谢谢你啊,有没有说在哪家医院?”

        “这个倒是没说,走的挺匆忙的,饭盒都忘了带,我给你拿来了,你给你媳妇稍回去吧……”

        再次表达了感谢后,魏平安回了家。

        原本是还打算去逛一逛东单菜市场的。

        心里挂着事儿,也就算了。

        等回到家,魏平安就看到艾沐棽。

        大姨子正四平八稳坐在院子里逗来福。

        就是一根手指粗的绳子,一头攥在左手里,一头被来福咬在嘴里。

        绳子,捆绑……呃……魏平安心虚+1。

        “艾姐,你这是咋了?”

        艾沐棽穿着常服,右胳膊打着绷带,挂在脖子上。

        脖子上也缠了绷带,想来不是肩膀就是后背,也或者是前面……

        再就是脚脖子,像是打了石膏似的,包裹的穿不上拖鞋,此时正担在一个小马扎上。

        难怪姿势是四平八稳呢。

        跟老太奶奶似的。

        伤势所迫,也是无奈。

        “受了点小伤,没大事。这段时间要赖在你这里养伤了……”

        你怕不是对“小伤”这个词,有什么误解吧。

        魏平安心里吐槽,但嘴上却很诚恳:“瞧你说的,都是一家人……”

        艾沐棽就一个人,伤势很多地方不方便自己照料。

        医院资源虽说紧张,但她是可以在医院待着的,可身为一名军人,不想太过霸占公家资源。

        再加上小妹周闻大包大揽,也就跟着来了。

        双亲如果在,两人这就属于通家之好。

        现在亲人不在,凭借两人的渊源,姐妹俩这就是标准的一家人。

        一家人的大姐受了伤,不接回家照顾着,那怎么像样儿。

        魏平安先进屋,他要换一身居家的衣服。

        其实他还想问问艾沐棽昨个儿有没有做梦……但害怕被揍,就怂了。

        没敢问。

        艾沐棽转头,深深的看着妹夫的背影,眼神有点复杂。

        她倒是没做梦,但她这趟到周闻家住下,在公,也在私。

        既有自己的想法,也有顺带完成组织安排下来的特殊新任务。

        纵观全京城,也只有她的身份最合适。

        而且她恰好受了伤,养伤期间也不用奋战在一线。

        国庆也已经过去了,连轴转的他们比之前是要宽松一点的。

        艾沐棽接收这次新任务后,对魏平安的了解也就更多了些。

        但女人就是这样,对一个男人知道的越多,就越会感兴趣……

        之前生死存亡的那一刻,艾沐棽原本以为自己会想到牺牲的父母,想到奋不顾身扑向炸弹的周队长,想到……

        然而,她脑海里蹦出来的,竟然是笑眯眯的妹夫。

        有些诧异,有点羞涩,有种对周闻的愧疚。

        所以在医院看到周闻的起初,她是真心拒绝来这里住的,哪怕只有微弱的一次。

        然后就在周闻的积极说动下,被“说服”了。

        点头应下,搬来了这里。

        艾沐棽心里此时非常的复杂。

        不过心底最真实的念头有几分是贪图周闻的照顾,那就外人不知了。

        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

        艾沐棽就这么给自己找了个完美的借口。

        嗯,很完美,就是这样。

        是考察目标任务,这是执行一次高等级任务啊。

        相信妹妹也一定会理解的……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