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文学 - 都市小说 - 四合院的生活日常在线阅读 - 第119章 年货大集

第119章 年货大集

        老京城人非常重视过年。

        “糖瓜祭灶,新年来到,姑娘要花,小伙要炮,老太太要一件新布衫,老头儿要一顶新毡帽。”

        京城人过年,有腊八之后都是年的说法,而且一直延续到元宵节。

        腊月二十三是“小令节”,又称做“交年”,这一天举行祭灶仪式,送灶王爷回天庭“述职”。

        为的是让他上天言好事,等三十晚上回来,再“下界保平安”。

        送走了灶君,人们为了过年也就更“放肆”了。

        腊月二十七,是最最繁忙的一天。

        二十七,杀年鸡。

        二十七,洗疟疾。

        二十七,剃精细。

        二十七,赶大集……

        都是二十七这一天的安排。

        一大早,魏平安和周闻就被忙碌的张老太太给“薅”了起来。

        老太太喊起床从来不用声音,她就是在北屋里进进出出,把门甩的咣咣作响就可以了。

        如果这样魏平安和周闻小两口还赖床不起,她就会呆在屋里“拾掇”。

        叮叮当当忙不停。

        直到两人睡眼惺忪的爬起来为止。

        跟魏平安比,周闻相对更适应一点,毕竟她朝九晚五上班,早起个把小时不算什么。

        而魏平安则是没日没点的忙碌,换别人生物钟早就紊乱了,他虽然生物钟正常,但好容易回来,惰性很重的。

        看到自家男人迷蒙的睡眼和顶着一头鸡窝,周闻噗嗤就笑出声了。

        “快5点了,赶紧起来收拾一下,得排队赶集了啊……”

        张老太太声音这才响起来。

        然后棉帘子掀开,就又出了门。

        小两口也没法再腻歪,紧着起床洗漱,穿衣。

        周闻穿了一身粉色的南吉人保暖内衣,加绒的,是魏平安入冬时就拿出来的,一款修身的秋衣,穿身上行动方便,深得周闻喜爱。

        比臃肿的棉袄棉裤可利索多了。

        可能是天生底子好,也可能是周闻的工作性质导致,生完孩子后身材不仅没有走样,反而比过去更加的好了些。

        或许跟时代也有关系。

        油水少,运动量大,每天上班就跟有氧健身似的。

        妇女们肩扛手提的活,也不老少。

        “呃……”

        魏平安从后面搂住周闻,下巴搭在她肩膀上,嗅着,还亲了她脖颈一下。

        “哎呀,别闹,大白天的。”

        “媳妇,你太迷人了。”

        这话要是在外面说,铁定就是流氓,但在自个儿家里,周闻听到就跟吃了蜜似的。

        “一会儿还得去排队赶集呢,别惹霍我啊,昨晚上还没够……”

        “这事儿哪有够的,一觉醒来,就又生龙活虎了。”

        魏平安赶紧跑进里面撒尿去了。

        这小娘们现在虎的很,要是真的擦枪走火,可不是一个小时就能结束的。

        耽误了时间,老太太还不得跳脚。

        昨晚魏平安回到家,就赶上老太太在安排今天的流程。

        老太太对这一天很重视,俨然就像是今天做到什么程度,就代表着今年这个年能过的多么舒服,也就代表着来年一整年生活会有多么幸福似的。

        1963年的春节,是个意义非凡的年节。

        这一年,厂甸恢复了,人们精神面貌都跟以往不同了。

        过节前一周,京城政府就下达文件,全面恢复了各类供应。

        二十七这一天,东单菜市场的年货大集开启。

        今天这里有着从全国各地拉来的地方特产、新鲜的瓜果蔬菜,让老百姓们采购。

        张老太太昨天安排的第一个事,就是买蔬菜。

        大冬天的要是能吃上顶花带刺的黄瓜,可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

        这次抢购,必须排前面,挑最新鲜的。

        “都拿好了吗?粮本、副食本……”

        周子墨有本,算周家的,魏平安和周闻一个本,是魏家的。

        两家混在一起过,但能购买的量可是足足的。

        昨晚回到家,魏平安也捞着休息,被抓了壮丁,不仅又贡献出来了一大把票据,还被委任了扛菜抢菜的任务。

        1963年腊月的京城大冬天的5点半是什么样子的?

        魏平安可以拍着胸脯告诉你,八个字来形容。

        红男绿女,人山人海。

        一眼望过去,都是人头。

        黑压压的一大片,有交头接耳的嗡嗡声,也有偶尔哈哈大笑的穿云声,总之,排队在这里,闭着眼用鼻子嗅,也能闻到一股子幸福的年味儿。

        大宝坐在雪橇里,裹了军绿色的大袄,跟个绿色的雪人似的。

        魏大宝还在睡觉。

        军大衣里面是魏平安没怎么穿的大棉袄,就是之前第一次坐雪橇用的那件。

        再里面有大宝自己的棉袄棉裤。

        算得上是里三层外三层了。

        太姥姥的认知里,热着不怕千万不能冻着。

        魏大宝被裹的动弹不得,眯上眼睡过去都纹丝不动。

        来福坐在那里吐着舌头,如果不是雾气,就像是个假狗。

        来福旁边还趴着吉祥。

        今天是双辕车,因为一会儿买的东西如果太多,就让大宝帮着拉一些。

        这都是老太太想好的。

        魏大宝感觉自己能参与进来也很开心,要不然怎么可能5点多被太姥姥揽着穿衣裳还不闹腾呢。

        菜市场6点就开市了,也可能是感受到了老百姓的热切,想要把这一天的时间拉长一点吧。

        但即便是这样,等魏平安一家人进去的时候,也已经七点多了。

        旁边老太太一个劲儿的念叨,起来晚了,应该四点多起,五点就过来的。

        她害怕没有太新鲜的蔬菜。

        但显然她低估了政府对于这个年的看重。

        菜品种类着实不少,而且量大,卖一上午想来不成问题。

        “老魏,老魏……”

        魏平安正在摊位边弯腰“抢”蘑菇呢,远处隐隐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抬头看到肉铺门口一个人在疯狂的摆手。

        “你们在这里排队,我去老林那边瞧瞧。”

        林东的铺子就在菜市场里面,得天独厚的位置,这时候喊魏平安,肯定是有“猫腻”的。

        外面有人看着案板卖肉,老林把魏平安拉进后院。

        “嚯,伱今天这是进了几头猪啊?”

        “今儿就是进再多也能卖的完,我这还嫌少呢。猜着你家今天就得来,准备要点啥,新鲜的黄瓜西红柿?金华火腿要不要?还有沟帮子烧鸡,来俩?”

        “咋回事?”

        魏平安掏出烟来点上,老林也点上。

        “咱也抽根带过滤嘴的。”

        “给,这包都给你得了,过年拿回去显摆显摆……”

        “外面那些瓜果蔬菜和地方特产,那边,都留了不少,你要是想要我带你过去。”

        林东指了指西北角,说道。

        “这咋回事?还留着后门啊?”

        “这么老些东西,指定也不能一天卖完啊,好些个闲不下来置办年货的单位和值班单位的,不得提前留下来备着啊,只不过到底备下多少,那就嘿嘿……”

        “真行。”

        魏平安茅塞顿开。

        供销社常年都有一些外人买不到的,只有才能从内部买着的畅销货,不也就是用的这个理由嘛。

        只不过一个是长期的,一个是只有过年这段时间才方便“操作”的而已。

        “那咱这就过去?”

        “走着。”

        魏平安有356所的介绍信,按照他的级别和工作岗位性质,是可以给他团队里的人开介绍信的。

        也就是说,是以个人身份,还是代表了单位某研究小组,全凭魏平安喜欢。

        只要票和钱到位就可以。

        那票和钱,魏平安缺吗?

        问这种问题,就挺搞笑。

        魏平安跟老太太和媳妇打了个招呼,就丢下一家子人颠儿了。

        家里还有俩男子汉陪着这俩老少妇女呢。

        一个是周子墨,全副武装的把麻袋当腰带扎着来的,现在已经装了小半袋,挨个摊位采买呢。

        家里有钱有票,老太太也舍得大手大脚的花。

        这几年她也算是看出来了,孙女婿这么有本事,现在工资多少钱她都不敢问。

        害怕自己听到了会飘。

        另一个男子汉是魏大宝,裹得虽然厚实,连跟爸爸摆手都做不到,但架不住雪橇的两条狗给力,堆了好些新鲜蔬菜,也轻松拉得动。

        关键,新鲜蔬菜也能被大衣边角盖着,不怕直接冻透了。

        简直完美。

        魏平安跟着林东从他家店铺后面出去,从小巷子里七拐八拐之后,来到了一个堆满了货品的大仓库。

        得有两三层楼那么高,几十米纵深的仓库里,堆积了三份之二的面积,物品也被垒的高高的。

        里面已经有了十来个人,明显也是有人领过来的。

        这些人有个共同特点,就是穿着体面,看样子不说非富即贵吧,也都是有点权势或者不差“补给”的主儿。

        看着眼前这一幕,要不是这些人穿着很有时代特色,魏平安还以为自己到了大疫情时期堆积如山的“临期食品”大仓库了呢。

        魏平安扭过头,玩味儿的瞅着林东。

        林东怔了一下,醒悟过来,有点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后脑勺。

        “老魏你看着买,买多买少无所谓,猪蹄、下货都给你备好了,再给你俩猪头。”

        这压根就是市场管理部分的小猫腻。

        有人领着来,私自脱销一部分,然后小范围的人们得点好处……

        领人来的,也能分一杯羹。

        “行啊老林,跟我也藏着掖着了,你早说不就得了……”

        林东带来了大主户,从一开始林东和一个力工跟着,到后来四五个力工跟着,被魏平安使唤的团团转。

        “这几个品种的苹果,一样来六箱,青香蕉的这种多来两箱……”

        “腊肉能给多少提?……行,那就照着最大量来……”

        “南方水果放不住,一样来一箱就行,哈密瓜和西瓜多来点,特别是西瓜,老林知道我就爱吃这个……”

        “甘蔗全要红皮的……绿皮的来两捆就行……”

        魏平安打着给356所冶金科研团队的旗号,采买年货物资。

        走到哪儿,就指到哪儿。

        林东觉得魏平安不差事儿,把他当大主户带他过来,想到了他会买不少东西,可怎么也没想到会买这么多。

        “堆在后门,晚上等收市之后,我安排卡车过来拉。”

        “好嘞,魏师傅您放心,我找个人专门帮你盯着,要是少了货我脱光了去大街上跑俩点儿……”

        一根白色特供的中华就搞定了这个仓库的负责人。

        瘦瘦巴巴的,个头不矮,右眉毛上一颗痦子,痦子上还有根毛儿的青年。

        唯一让魏平安不太开心的,就是金华火腿买的太少。

        只给了六根。

        不是魏平安不舍得买,而是对方实在不敢再卖了,出货太多后面压力就会很大。

        也就金华火腿属于奢侈品,买的人不多,要不然两根就是极限。

        不过,其实分量也还好。

        每一根都比魏平安的胳膊还要长,还要粗。

        放商店里都是切着零卖的。

        “老魏,你可真牛,这采购量,单位得不老少人吧。”

        “嘘,保密单位,别问,问也不说。反正没给你丢面儿就行了,走,去你家拿猪头去。”

        ……

        魏平安拎着一个麻袋在东单菜市场外面等着。两辆自行车就停放在这里,也是大家伙约好的地方。

        麻袋里是一兜子猪蹄和一颗猪头,其他的魏平安都存进空间里了。

        其实魏平安空间里东西非常的多,但他居安思危的心态依旧如常。

        还有四五年,就会遇到另一种情况,吃的喝的比现在还要紧张。

        因为哪怕是前三年再困难,“鬼市”也都在,有希望淘换到自己需要的东西。

        而四五年之后的那个阶段,“鬼市”都会被迫“停业”。

        还有要被抄家的,批斗的。

        魏平安不仅自己吃,在他的规划里,他要养活的人,可是不少。

        远远的,拥挤的人群分流了一个小道,吉祥和来福昂着脑袋小跑着出来。

        后面跟着雪橇,魏大宝能挥手了,因为最外层的军大衣铺在了雪橇上,他成功减轻了身上的分量。

        “爸爸,爸爸……”

        雪橇后面是周闻和老太太,手里都拎满了采买的东西。

        最后是周子墨。

        双手攥着右肩膀上的麻袋口,亦步亦趋的跟在后面,麻袋鼓鼓囊囊的看着就沉,周子墨整个上半身都前伸着,明显扛的有点吃力。

        “过了年开始锻炼身体,大小伙子没劲儿可不行。”

        “是,姐夫。”

        周子墨看到魏平安一只手就把麻袋接过去,眼都直了。

        这一刻,他对姐夫的钦佩和敬仰,又不自觉的升了一个档次。

        只要月票往这儿搁,日更两章不打折……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