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文学 - 都市小说 - 四合院的生活日常在线阅读 - 第142章 师徒情分

第142章 师徒情分

        新国家新气象,作为一个新崛起的大国,其总工程师级别的科研人员这个身份,还是相当的危险的。

        会被调查,被攻击,甚至会有危及生命的危险出现。

        国与国的战争,从没有情谊可言。

        一切的卑鄙和肮脏,在和谐互助云淡风轻的表面之下,茁壮的成长着。

        就像是野草,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无法杜绝,只能防备。

        防备的方法有许多种。

        大部分选择隐姓埋名,小部分会受到层层保护。

        今天,冶金部老陈就提出了另一种新思路。

        兼顾适用于魏总师当下尴尬情况的一个新的方向。

        鉴于魏总师才能的多面性,隐姓埋名和层层保护都无法完全确保其安全。建议在魏平安的身份基础之上,再增添其他身份,例如民族资本家、文学家、教员等,用多层身份进行干扰和保护。

        老陈描述:可以在上海给魏总师安排魏永安这一身份,恰好可以协助上海钢厂的改造工程,既可以为钢厂节约时间成本,更有可能提升国家级冶金工业的进程。

        对于魏总师的评价,推动一国冶金工业的发展壮大,丝毫不为过。

        相信的人,大把大把的存在。

        现在户籍档案管理还是“口卡”的时代,纯人工,不仅工作量庞大,也并没有办法像计算机那般兼顾细致精准。

        反正老陈的小心思运作成功,跟部分老关系们达成了共识。

        魏平安是在第二天准备去门头沟干活时,接到的老陈来电。

        “老陈,我有不得已的原因,抱歉了……”

        “我知道你的原因,甭听老赵瞎忽悠,这种事除了老赵,我也能搭上话帮上忙,不过我现在跟你说的是另一个事……”

        魏平安听着,起初还没当回事,心里念叨着,无论怎样,就是敷衍一下子,最后还是得去门头沟,抓紧生产机甲材料。

        积累不够,还要下订单,如果让抚顺或者上海的厂子生产,没有他赋予的技术,哪怕是钛合金估计也很难达到标准。

        实在是没有时间精力浪费在其他地方了。

        但听着听着,魏平安就忍不住激动了。

        老陈是好人啊。

        大好人啊。

        这样为自己着想,帮自己解决大问题的好人,怎么能晾在一边呢。

        这忙,必须要帮。

        克服一切困难也要帮。

        “老陈,其他的都不说了,干!必须干!给我十天,十天后咱重新开工。”

        堂堂魏总师被一通电话给打了鸡血。

        那架势,绝对是谁来也按不住了。

        去门头沟的计划瞬间搁浅了。

        魏平安平复了一下心情,重新坐回办公桌。

        虽然两个部门的酬劳都非常诱人,魏平安又是成年人,不需要做选择,他都要。

        那分身乏术的情况下,就需要借助外力。

        将一些不重要的,可以通过别人去完成的工作,打包分出去。

        那就需要一个团队。

        绕来绕去,总归是没能躲过建团队要人才的这个节。

        想罢,魏平安拿了一张纸,开始写名字。

        安阳、张家强、丁立军,李明超……

        魏平安在李明超名字上,划了个圈。

        李明超是燕大的教员,媳妇谭丽也是,可以找他们推荐合适的人才。

        其实,魏平安对于专业的要求并没有那么高。

        因为这个年代的高明,也实在是高明不到哪里去,更何况是跟掌握着黑科技的魏平安魏总师。

        所以,品德和执行力是他最在意的。

        这也是为什么他会把三个徒弟放在首位的原因。

        经过这些年的淬炼,人品和情义都体现的淋漓尽致,他们用行动表示,值得魏平安信任。

        陈冰。

        嗯,这是老陈刚才委婉提醒的,他是希望女儿能够跟一个最好的导师,引导她成材。

        老陈这么给力,帮自己解决了那么大的问题,这点小事儿,魏平安不能不答应。

        不光是答应,他还打算努力认真的去教,一定要给老陈一个最完美的交代。

        多年后,老陈伙同老李一起要在酒桌上灌死魏平安的苗头,或许就是从这一刻诞生的吧。

        一饮一啄,都是定数。

        写了五个名单,魏平安又掰着手指算了一下,抚顺过去一个,上海去一个,三个坐镇京城,材料方面人手足够了。

        收起名单,叠好揣进兜里。

        走之前,魏平安给老陈回拨了一个电话。

        “老陈,给你一个正式通知,明天一早让陈冰来我这里报道。”

        “好,手续我这边都会提前办理,绝对不会耽误。”

        挂掉电话,老陈也是欣慰的笑了起来。

        魏总师是个懂人情世故的,回礼这么快就来了。

        让人喊了陈冰到办公室。

        “明天去356所,找魏总师报道吧,以后伱就是他手底下的兵了。”

        “真的?谢谢爸。啊,太棒了!”

        陈冰忍不住的欢呼雀跃。

        “行了,为了你这事儿,我可是搭了老脸进去了,你一定好好工作,千万别给老子我丢脸。”

        “放心吧,爸,你闺女的能力你还不清楚嘛,一定不会给您丢人的。”

        看着毛毛躁躁兴奋的陈冰,老陈突然心里有点不舒服,总感觉哪里不太对似的。

        “对了,爸,魏总师不是一直没松口招新人吗,今天怎么不等审核新人了?”

        一言提醒了梦中人。

        硕大的人情,老陈肯定不能放过。

        “去忙吧,记得把手续办了,一会儿拿过来找我签字。”

        打发走了陈冰,老陈就赶紧给356所一把手挂了个电话。

        “……我知道了,这事儿我保准给你解决了,你可是欠我一顿酒啊……”

        得了,有办法刺激魏总师主动招募团队,可是让所长认下了好大的人情。

        老陈觉得终于悟了,刚才之所以觉得哪里不对付,就是觉得亏了。

        弥补了,也就舒坦了。

        魏平安开车直奔轧钢厂。

        跑得快点,兴许谈完了事还能赶上一顿午饭。

        以魏总师的身份地位,让杨厂长、李副厂长陪着吃个小灶不在话下。

        但魏平安不乐意。

        一边开车,一边从空间里倒腾东西。

        老千妈油泼辣酱,几个卤的大猪蹄,中间剖开,塞进保温饭盒里,到时候一人一半。

        原来的味道,原来的分配。

        轧钢厂门口,保卫科值班干事跑出来,敬礼之后,接过魏平安递出来的证件。

        356所跟轧钢厂是可以直接下订单的,虽然没有从属关系,但上门洽谈业务的情况,也是存在的。

        而且魏平安开着吉普车,一副淡定自若的样子,也唬住了这些新兵蛋子。

        所以,登记之后,就顺利的开进了院里。

        三车间门口空间不够,魏平安怕停过去之后会影响搬运材料,索性就停在三车间最近的空场,第三食堂外面。

        魏平安关门,潇洒的从车上跳下来,就看到了食堂门口扒着头往外瞅的一个女人。

        刘岚。

        魏平安没搭理,直接奔三车间而去。

        刘岚风风火火的跑回去,一边快嘴的叨叨:“傻柱,你猜我看到谁了?”

        马华接话:“谁啊?你家李副厂长又有接待了?”

        “这可真说不定。我跟你们说,魏平安。魏平安自己开吉普车来的,就停咱食堂门口了。”

        “嚯……”

        这话题度立马就起来了。

        后厨里议论纷纷。

        “行了,都别吵吵了。这是让你们做饭的地儿,还是聊八卦的地儿啊。”

        傻柱一嗓门给压了下去。

        撇撇嘴,继续颠勺炒菜。

        心里却也是五味杂陈。

        三车间门口。

        魏平安懂规矩,现在他是个外人,没有请示,不进车间里面。

        “徐主任,好久没见了。”

        “哎,平安,你咋来了?”

        “我找一下安阳、张宝强和丁立军。”

        魏平安习惯性的递给徐主任一根烟。

        老徐也下意识的接了过去。

        低头扫了一眼,带过滤嘴的中华。

        这才一个激灵,想起了面前这人已经不是七级钳工魏师傅,而是总工程师魏总师了。

        腿一软,差点没跪下。

        “魏总师你稍等,稍等……”

        看着徐主任慌乱的步伐,魏平安有点好笑。

        真不是他刻意,已经很随和了,但名头就是这么吓人。

        实力不允许低调,他也很无奈啊。

        “师傅!”

        “师傅!”

        “师傅,你怎么来了。”

        “过来看看你们,顺便找你们聊点事儿。”

        魏平安跟远远的没过来的徐红兵点了点头示意,就开始给徒弟们发烟。

        三个徒弟熟练的接过来,掏出火柴点火。

        魏平安也就着火柴最后的火苗点了一根。

        “我那边缺人,你们考虑一下,要不要过去跟我做事。”

        “我们,我们也可以吗?”

        三个人先是欣喜的对视了一眼,都不约而同的开口问道。

        “嗯,怎么说呢,因为你们现在的水平肯定达不到标准,所以一开始薪酬是按照学徒工加工龄的方式发,肯定没有现在高,需要等到掌握了我教给你们的新技能后,才会发实时薪酬。”

        “师傅,我去。”

        安阳毫不犹豫的道。

        “师傅,那个,我想问问,你觉得我多久能掌握你教的东西啊?”

        “保守的说,宝强你大概需要2个月左右,立军也差不多,就按照最起码两个月打算。”

        丁立军和张宝强都迟疑了。

        这也在魏平安的预料之中。

        安阳家庭条件比较好,而且没有成家立业,所以没有任何顾虑。

        张宝强和丁立军上有老下有小,对于变动工作跟着师傅自然是向往的,可工资减半发放这种压力,他们也没法自己做主。

        “师傅,我们得回去跟家里商量一下,对不起。”

        “没事儿,我来也是先跟你们打个招呼,你们好好琢磨,下周一之前给我个准信就行。”

        气氛略有沉闷,几个人闷头抽烟,安阳几次想要开口,但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安阳也长大了,明白宝强和老丁跟自己不一样,拖家带口的,肯定有他们的顾虑。

        “好了,差不多中午点了,一起吃个饭吧。”

        “好嘞,师傅,咱去哪里?我打回来还是去食堂?”

        “里面我就不进去了,咱去食堂吧,安阳你跑得快,提前占个桌子。宝强,你媳妇还在实验车间吗?”

        熟悉的味道有回来了,张宝强和丁立军也恢复了往昔。

        “打馒头就行了,我带了菜。”

        魏平安扬了扬手里的棉布袋。

        刚才进食堂之前,从车里拿出来的。

        来往工人看到魏平安随意开门小吉普,那种震惊简直了。

        秦淮茹也看到了。

        幽怨的小眼神甩了好几下,始终没有跟魏平安的眼神对上。

        败兴而去。

        一群人围坐在一张桌子上,都知道自己这一桌是整个食堂的焦点。

        但大家都沉浸在曾经的氛围中……

        嗯,或者是魏师傅带来的美味菜肴中,不可自拔。

        卤猪蹄,油泼辣酱,天啦撸,这一口,可是让众人惦记了很久很久了。

        陈宜秀腊月刚生了孩子,按道理还没出月子,但这年头可没有做全月子的,积极工作,十五之前就来上班了。

        这会儿一勺辣酱一大口馒头,再咬一口卤猪蹄,吃的一点都不比男人文雅。

        “宝强,你这是咋虐待你媳妇了,看这馋样儿……”

        “师傅,还不是你带的太好吃了啊,怀孕那会儿就惦记你这辣酱呢。”

        “立军,你媳妇生了吗?过年记得说这几天来着?”

        “嗯,还没呢,说是这两天。”

        “要不要提前去医院订个床位?”

        “不用了,师傅,住的离医院挺近,而且院里也都提前通知了……”

        “刚才跟你们说的事,不要有顾虑,无论怎么选择,我都支持你们。”

        魏平安说道。

        “什么事啊?”

        陈宜秀问。

        “是这么回事……”张宝强给媳妇说明了一下。

        原本就是要跟媳妇商量的。

        “你可真是,师傅来喊你去,你有什么顾虑的,家里的事你不用担心,我也上班呢,跟着师傅,少拿俩月工资还能饿死咱们啊……”

        陈宜秀显然比张宝强看的更透彻,当即表态支持师傅。

        张宝强也答应了下来。

        丁立军一想,就是啊,跟着师傅还能让家人饿肚子吗?实在不行,先跟师傅借俩月,等以后发了工资再还也行。

        想到这里,丁立军的底气也足了。

        “师傅,我也不考虑了,去,你让去哪里,我就跟着去哪里。”

        “好,那就这么定了。这两天我筹备好了就给你们发调令。”

        毕竟是师徒情分在,魏平安深感欣慰。

        那段时间用心教学,果然没有错付。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