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文学 - 科幻小说 - 快穿之醒来吧爱人在线阅读 - 153章 真的不如没长嘴

153章 真的不如没长嘴

        谁懂啊,皇宫也太大了吧,早说学堂离得那么远她真就不去了啊,为毛自己堂堂大皇女连轿子都没有啊。

        安颜强撑着仪态走到学堂,只觉得脚底下发麻。

        耳边已经能听到学堂里老师的声音,和皇女皇子的读书声。

        只是这位老师的声音未免过于年轻了些,她以为应该是年纪很大的白胡子老头才对。

        安颜站在门口没打算进去。

        笑话,自己这个样子难道还要学习吗,当然是看别人学习比较爽。

        只是里面领读的先生忽然停了下来,安颜的脑海中便什么也看不到了。

        “大皇女是来听讲的吗?”

        安颜喉咙一窒,这个人声音怎么这么好听,本来想说走错路了的安颜鬼使神差下点了点头。

        这位先生嗯了一声。

        “倒是有几分慧根,百折不挠方显人品,随便坐下吧。”

        采荷扶着安颜进去,学堂是十分通透的,里面只有两个人的声音,想来便是采荷说的大皇子与二皇子了。

        二人一左一右坐在前面距离可不近,忽然一个说道。

        “皇子念书的时间,大皇女过来,不太合适吧。”

        安颜的脚步未停,往后面的座位走过去,坐最后一排才是最爽的,不接受反驳。

        另一个声音响起,怯怯的说话。

        “二弟别这么说,二皇姐和三皇姐早就不用在学堂上课了,大皇姐也是想多多学习。”

        软和和的话怎么听着这么不入耳呢。

        “那就更不应该过来了,年纪如此的大,却大字不识一个,学也没有用。”

        采荷在安颜身边气的直哆嗦,但是人家是皇子,怎么也轮不上她说话。

        大皇子声音很奶气,“没学怎么知道没有用,好歹让大皇姐学上两节课,实在学不懂,自然就不来了。”

        二皇子笑了一声,“你这话说的倒是对,再是怎么厚脸皮的人,我想也是会打退堂鼓的。”

        上面的先生并未出言,他虽然是老师,但是所教的学生身份特殊,更何况皇女皇子之间的事,他更不该插口。

        安颜挑了个满意的位置坐了下来,这地方在最后面,还临着窗口,风一吹能闻到外面开花的清香,还有比这更好的位置吗?

        “旦旦而学之,久而不怠焉,迄乎成。我之前也相信但能坚持,功到自成,不过今日看两位皇子的言行举止,虽学文却不文,学礼而不礼,恍恍惚惚中,倒也开始怀疑了。”

        采荷没

        e

        住,噗呲一声笑了出来,心道不好,连忙憋回去了。

        二皇子的脸色直白的难看,一点儿婉转都没有,竟然拍桌子就起来了。

        “你是不是骂我呢?我听出来了!是不是想打架!”

        这时候大皇子可一言不发了,袖手旁观。

        “二皇子。”

        前面的先生终于发话了,倒是未多说,不过二皇子看了看安颜不情愿的坐了回去,看那脸色,似乎在上课和打架之间,他宁愿和安颜打架去。

        之后先生开始上课,他讲的什么安颜是一点儿也没听进去,只觉得他的声音特别入耳,小风一吹,就有点不知所以然了。

        恍恍惚惚中安颜张开眼,发现自己睡着了,周围已经没有人了。

        “采荷?”

        半点声音也没有,安颜站了起来,往外走,刚迈了一步脚下不知道被什么东西一拌向前扑去,心道不好,却扑到了一人怀里。

        安颜一上手就感觉出来,抱着就不撒手。

        “温文理?是你吗?一定是你!”

        这小腰,这尺寸,这手感,都是这么的熟悉。

        忽然一道冷冷的声音从上方传来。

        “你当初抛下我和孩子,有没有半点的后悔?”

        安颜感觉身体一刹那血都冷了,往后退了一步。

        “我···”

        手腕却被抓住了,力道大的惊人。

        “你知道我是怎么过的吗?你到底有没有心?”

        字字都是控诉,安颜甩着胳膊想要挣开却怎么也挣不开。

        温文理曾经温柔而熟悉的嗓音变得扭曲可怖,一遍一遍的在安颜耳边响起。

        “安颜?安颜!”

        安颜猛地回过神来,原来自己睡着了,是那位先生在叫她,整个屋子里只有他们两个,没有皇子们的呼吸声,看来已经下课有一会儿了。

        见她醒了先生叹了一口气。

        “哎,如果课程跟不上还是不要勉强,但也不要在这里睡着,小心着凉。”

        安颜脸一下子就红了,和小时候上课被老师抓到一样的紧张无措,连忙站起来道歉。

        “对不起先生,我不是故意的。”

        脚下却被绊倒,一个前扑扑到了先生的怀里,她手一拢,竟然觉得这人身形有种说不出来的熟悉,竟然和刚刚的梦境重合了起来。

        吓的安颜忽一下的站起身,离那位先生老远,脑海中思绪纷乱。

        那位先生个子很高,比温文理还要高,刚才那一扑安颜的头顶大概只到他的胸口,但是腰身却惊人的相似,安颜只能归结为自己睡蒙了,摸错了。

        毕竟换了一个小世界,温文理的身份也换了,没道理会一样。

        安颜一抬手,施了礼。

        “冒犯先生,实属无意,自打出生起我便双目失明,行动多有不便,实非本意,还望先生宽宏大量。”

        感觉到一只手在自己手腕下托了托。

        “我知,大皇女不是有意,不必如此惊慌,皇子的课程你跟不上,听不进去是正常的,果真你一心求学的话,我可以每天抽出些时间,从头开始教你,不知你意下如何?”

        从头?学习?果真?开什么玩笑,她绕不开学习两个字了是吧。

        安颜尴尬一笑,“我又无天目,先生写的是横还是竖都不知道,只怕浪费先生拳拳之心。”

        他却笑了。

        “可我听大皇女之前的对话,现下口中又言横竖,想来不是二皇子言语中目不识丁之人,我想假若大皇女的双目可以看见,一定是认得的对不对。”

        装的太过头了怎么办?虽然看不见,但也不能说明不学习吧,安颜搜肠刮肚想着到底该怎么圆。

        “呃,这个···”

        “好了,如果你不愿意的话,那就算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