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文学 - 玄幻小说 - 前夫宠妾灭妻!公主转身改嫁疯批残王!在线阅读 - 第49章:顾夫人“大出血”

第49章:顾夫人“大出血”

        等回头看到马车里诗雨捧着的男式披风,秦殊凰才恍然。

        杜清林常随手里的披风之前披在徐思元身上!

        看披风式样,披风应该原本就是杜清林的。

        徐思元肯接受杜清林的披风,两人之间怕是都有那个心思。

        如果真是这样,那徐思元就不能成为大选的候选之一了。

        具体到底如何,还是要改日询问清楚荣国夫人才行。

        注意到这个细节,秦殊凰上了马车,在玄苍和杜府护卫的簇拥下离开荣国公府别院。

        回到长公主府,瑞苗立即来报,她低声道:“回殿下,顾大小姐早早从宴会回来去了顾府。”

        秦殊凰点点头,嗤笑一声,吩咐瑞苗,“准备好各色空箱笼,过几日,本宫的嫁妆就能拿回来了。”

        听到公主这么说,瑞苗有些奇怪,实在想不明白顾家大小姐回娘家和殿下的嫁妆能拿回来有什么关系。

        不过瑞苗聪明的什么也没问。

        顾府。

        顾夫人一早起来脸色就不好看,直到这会儿,院子里伺候的丫鬟婆子已经被她骂了三回了。

        今天她刚起,就得知了荣国夫人今日在荣国公府别院办菊花宴,去的都是高官贵胄的夫人和小姐,她再三询问了管家可有收到荣国公府的宴会请帖,大管家将书房翻了个遍,也没找到请帖。

        直到这个时候,顾夫人才知道荣国公府是真的没给顾家送宴会的帖子。

        顾夫人当即心情极差,回了院子就骂荣国公府势利眼。

        很快,顾夫人派出去打听的人就回来了,说是荣国公府给长公主府送了请帖,秦殊凰一早出门去了荣国公府别院赴宴。

        得知了这个消息,这下顾夫人更气了。

        原本秦殊凰的请帖应该是她的!这要是能去,得结交多少贵妇人。

        当下顾夫人越发发觉了秦殊凰这个儿媳妇的重要性。

        越发觉得顾家在这个时候不能少了她。

        今天一早上,顾夫人都像是热锅上的蚂蚁,跑来跑去,焦头烂额。

        她花了一早上的时间,带着身边的亲信统计了她据为己有的秦殊凰的嫁妆。

        葛嬷嬷拿着账册苦着脸道:“夫人,这些锦缎怎么办?好些都做了衣裳了……”想拿也拿不出来啊!总不能把衣裳拆了,再拼起来吧……

        顾夫人抽过账册翻看,看到秦殊凰的嫁妆单子上到现在一共少了一百多匹各色缎子,大部分还都是贡缎!

        想到她自己和女儿衣柜里那些华丽的衣裙,顾夫人顿时有些后悔。

        想了想,顾夫人咬牙道:“去找宝衣阁的掌柜,花钱将缺的锦缎补上!”

        宝衣阁身后的势力不一般,只要身份符合,银钱到位,贡缎他们也能给弄来。

        葛嬷嬷没想到主子居然让她找宝衣阁。

        宝衣阁有是有,可那价格要比当初的市价贵上三倍不止!

        这般,夫人可是要大出血的!

        葛嬷嬷犹豫道:“夫人,宝衣阁可不便宜……”

        顾夫人这个时候哪里还能顾得上这些,她的银子她当然心疼,但现在她要先糊好秦殊凰这个长公主。

        “顾不得那么多了,先去把锦缎都买回来应急。”

        夫人都这么说了,葛嬷嬷自然不好再拦着,一一记下。

        葛嬷嬷又道:“夫人,还有一百多样首饰……”

        顾夫人:……

        想到她首饰盒里那些精美的首饰,顾夫人顿时觉得心都在滴血,不过还好,首饰消耗的不快,送到铺子里还能翻新,花不了太多的银子就能凑齐,只是她和女儿的首饰盒怕是要空大半都不止了。

        好不容易将秦殊凰库房里缺的嫁妆都想法子填上,顾夫人觉得自己要脱一层皮。

        葛嬷嬷收好账册,询问:“夫人,等东西都补上了,直接送到长公主府吗?”

        听了葛嬷嬷的话,顾夫人狠狠瞪了她一眼,“送什么长公主府,直接送到咱们顾家长公主住的院子里,嫁妆补齐了,鸿朝又回心转意,长公主还有什么理由不回我们顾家?”

        原来如此,葛嬷嬷缩了缩肩膀,原来夫人并未打算真的将长公主的嫁妆归还,不过是暂时补齐了给长公主看看,哄的长公主回心转意。等这些东西重新放回库房里,夫人还不是想怎么用就怎么用,现在花出去的银子还能收回来,怪不得夫人虽然肉疼却也没有那么不舍得。

        “还是夫人英明!”葛嬷嬷奉承。

        葛嬷嬷的话让她觉得舒心,露出了今天第一个笑容。

        快午时,葛嬷嬷这边才统计完,刚准备吃饭,下人来报,大小姐顾雨清来了。

        顾夫人眉头一拧,“雨清怎么来了?”

        今天大女儿不是应该随着方家人去参加荣国夫人的宴会吗?怎会有空?

        “快请大小姐进来。”

        顾夫人话音刚落,就听到了顾雨清“哭哭啼啼”的声音。

        顾雨清刚进了正院,还没到花厅,就高声哭诉道:“娘!娘!你可要为我做主啊!”

        顾夫人听到大女儿的声音,忙了大半天的她顿时觉得头疼。

        可还是撑着站起身迎接。

        顾夫人刚走到门口,顾雨清就冲过来一把抱住顾夫人,“娘!女儿今天可是受了大委屈了!”

        顾夫人将大女儿拉开,上下打量她,见她身上的打扮富贵逼人,连发丝都没一点乱的,哪里像是发生了什么大事。

        这么看过后,顾夫人放了大半的心。

        毕竟是自己的亲生女儿,好歹要问问是怎么回事,“雨清,你先别哭,与娘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见母亲要管,顾雨清擦了擦根本没流出的眼泪,委屈的将今天在荣国公府别院发生的事添油加醋说了一遍。

        说完,她愤愤道:“娘,秦殊凰怎么可以这样对我!您定要替我做主,让哥哥教训她!让她当面给我道歉!”

        顾夫人哪里想到大女儿竟然在秦殊凰那里受了委屈,突然跑来是来向她告状的……

        顾夫人既心疼自己大女儿在宴会上的遭遇,觉得秦殊凰不顾念亲情,又觉得秦殊凰这是在借题发挥,点自己和顾家,大女儿这是不小心撞枪口上了。

        顾夫人重新打量女儿,这么一看,她心里“咯噔”了一下,今日大女儿这一身装扮,竟然有半数以上都是出自秦殊凰的嫁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