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文学 - 其他小说 - 灌篮:我的湘北留学生涯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六十五章 孤注一掷=加速死亡!

第二百六十五章 孤注一掷=加速死亡!

        神宫寺武道的隔人封盖不单单给看台上面的观众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同样也给场中的秋田县众人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

        攻守转换之间,篮球又一次来到了泽北荣治的手中。

        看得出来,又一次拿到了篮球的泽北荣治这一次进攻比以往都要谨慎。在泽北荣治呼叫了队友的挡拆之后,神宫寺武道依旧是绕前防守,而成功运动到深津一成身后的泽北荣治却没有像刚刚那样,依托着深津的掩护投出三分球。

        在神宫寺武道那恐怖的弹跳面前,泽北荣治在进攻的选择上居然是迟疑了起来。

        泽北没有选择三分球作为进攻手段,而深津一成见到泽北既没有突破也没有投篮,迅速离开了这里,绕过神宫寺武道,朝着内线切入,牧绅一无视了外线持球的泽北荣治,紧紧跟着深津,不给对方接球的机会。

        在牧绅一的防守下,深津一成得不到空切的机会,进入内线之后熘底线,去往了球场一侧的底角位置。

        在他们离开之后,神宫寺武道沉着腰上前两步,重新回到了泽北荣治的身前,直到神宫寺武道在近距离落位,泽北荣治依旧是运着球,寻找着更合适的机会。

        “泽北....胆怯了!”

        堂本五郎见到这一幕童孔微缩,双拳紧握,嘴唇紧抿在了一起,他最不愿意的看到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在球场的另外一侧,田冈教练也见到了这一幕,脸上的笑意更盛。

        “那个泽北,刚刚借着队友的挡拆明明可以突破或者是投三分,他怎么没有出击?”

        作为替补坐在场边的藤真健司奇怪说道,他有些不明白泽北的操作,看不懂。

        “呵呵....面对神宫寺武道,会出现这样的请款也在所难免。”

        “刚刚的那个封盖,给泽北荣治留下阴影了吧,这个小子,畏惧了!”

        “毕竟....不是所有人都是四宫田野,面对这种程度的对手,如果看不到胜利的希望,迟疑、畏惧,在所难免。”

        田冈教练作为陵南高中的主教练,最关注,最了解的球员就是四宫田野,同时,神宫寺武道作为能够和四宫田野互爆的选手,他对神宫寺武道的实力也是有着相当深入的认知的。

        从泽北荣治站到神宫寺武道面前的那一刻开始,田冈教练就预想到了会有可能出现现在的这一幕。

        神宫寺武道和四宫田野的不一样,他的进攻,并不依赖身体对抗,或者说,在泽北荣治看来,也许神宫寺武道的球风和他更加的相近。

        但是也正因为如此,泽北才更容易在神宫寺武道面前绝望。

        无论是技术、身体、经验,那种被全方位包裹的感觉,绝对不会有人想要尝试。

        球场之中,神宫寺武道临近了泽北荣治的身前,武道注视着泽北荣治的眼睛,突然,原本沉着的腰,开始直立起来。也几乎就在同一时间,泽北荣治抱球向着侧面的深津一成侧穿了出去。

        在持球的这一会儿,泽北荣治的脑海之中已经推演了无数种突进的手段,但是在他的推演之下,这些进攻都被神宫寺武道一一拦下。

        明明,在球场上,绝对不可能出线完美的防守队员,但是在泽北荣治的脑海之中,神宫寺武道就成了那个完美的防守队员,能够拦下他所有的进攻手段。

        这里面,到底是神宫寺武道真的强到令泽北束手无策呢,还是因为泽北脑海之中已经将自己摆在了低的那一个位置上。恐怕,哪怕是泽北自己,也不知晓。

        “畏惧了吗?泽北!”

        神宫寺武道顺着篮球飞出的方向看去,低叹一声。

        “......”

        泽北荣治沉默着,没有说话,一脸木然,他的眼神暗澹,眼看着在球场的另一边,深津一成在进攻时间不多的情况下,突破之后急停远射出手,篮球崩筐而出之后,被篮下的河田雅补篮打进。

        直到篮球入网,泽北荣治的脸上才有了一点点的情绪波动,转过身,小跑着回防。

        武道看着泽北荣治离去的背影,微微眯起了眼睛。

        泽北荣治看似彻底失去了战意,但是....现在的他,正开始着属于他的蜕变!

        上半场剩余的时间,变成了神宫寺武道个人的表演。

        泽北荣治的战意虽然不如一开始高涨,但是那也只是局限在他进攻的时候,防守端,泽北荣治依旧是努力且积极的。

        但是也正是因为他和河田雅史两人的积极、努力,让这两人变成了神宫寺武道show    time的背景板。

        外线干拔,强突之后的各种花式上篮。

        神宫寺武道的身高、臂展、投篮、爆发力、弹跳、速度、滞空,这一切的一切,都化作神宫寺武道的进攻武器,让他在河田雅史与泽北荣治两人的包夹下依旧能够纵横球场。

        而两队的比分,也在神宫寺武道的发挥下,开始慢慢拉开了分差。

        当然,神奈川县能够迅速和秋田县拉开分差除了神宫寺武道这一个强力的得分手以外,还有一个人的贡献不容忽视。

        那就是篮下彻底将野边将广打熄火的四宫田野。

        在神宫寺武道的砍分光芒下,四宫田野在这一场球显得平凡而又普通,但是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在这个球场上,在秋田县的这一支队伍里面,绝望的,可不只有泽北荣治一个人而已。

        只是....本来就是蓝领工作的野边将广,并不受瞩目而已,他那灰败的神色,没有人察觉到。

        上半场结束,神奈川县以56:41的比分,领先了对手15分。

        而神宫寺武道的个人得分,也已经来到了恐怖的26分。很难想象,这样的得分,是基于神宫寺武道上场10分钟就取得的战果。

        随着裁判的哨声响起,两队的球员们陆陆续续回到了各自的休息区。

        宫城良田见队友们回来,主动拿着毛巾和水瓶给到了神宫寺武道,其他的替补们也纷纷给上场的队员们递水递毛巾。

        田冈教练看着场边的计分板,笑容满面,在队员们下场的时候一一拍了拍队员的胳膊,以示鼓励。同时,田冈阿囧着重照顾了一下赤木刚宪和牧绅一两个人,丝毫不嫌弃队员们身上的汗水,搂着赤木和牧绅一的肩膀,在两人的耳边说着鼓励的话。

        至于神宫寺武道,在下场的时候就被一众队员们围上了,不单单是宫城良田,海南的前川大辉还有神宗一郎几人也是围在武道的身边,表达着心中的敬佩。

        反倒是四宫田野和仙道两人的身边,来冷冷清清的,今天的这一场比赛,两人在防守端都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只不过防守这种东西,实在是太不显眼了,要是防守的球员不是那种明星球员,谁都注意不到防守队员。

        “诶呀呀,我们两个都被忽略了呢。”

        四宫田野看着被队员们围在中央的神宫寺武道,笑着说了一句,一屁股坐到了空着的座位上。仙道闻言也是笑笑,坐到了四宫田野身边,摊直了双腿,狠狠伸了一个懒腰。

        “累死我了,秋田县的那个家伙,跑动真的是很积极啊!”

        仙道伸了一个懒腰之后,重新站起身活动起了筋骨,缓解着身体的疲劳,他见四宫田野坐在位置上面喝水,不禁问道:“你不活动活动吗?”

        “剧烈运动完之后直接坐下,血液循环受阻,会加重疲劳的呢。”

        四宫田野白了仙道一眼,随口回道:“你都说了,剧烈运动!”

        “你不会觉得打了十分钟比赛,就是剧烈运动了吧?”

        “对付那种水准的对手,我的身体都还没热起来呢。”

        在四宫田野说这话的功夫,仙道也观察起了四宫田野的状态。正如四宫田野自己说的那样,打了近十分钟的四宫田野额头上面不见多少汗水,球衣非常干,也只有下巴下方的领口位置有些沾湿。

        这样的比赛打十分钟,对四宫田野来说,就好像是慢跑了十分钟一样。

        仙道看着四宫田野的状态,不禁眼角抽了抽。

        和四宫田野不同,仙道是首发上场的,打满了整一个上半场,先后防过泽北荣治、松本稔。在四宫田野和神宫寺武道两人上场之后,主要防的就是松本稔。

        别看松本稔这个球员是今年刚刚被提到首发的球员,但是他的个人能力,确实是可圈可点的,毕竟是山王第二的外线得分点,能力也是不容小觑的。

        仙道对付他,可没有四宫田野对付野边将广这么轻松,这一会儿的仙道,衣服早已被汗水浸湿,肌肉的酸软感,也是非常强烈的。

        “仙道,得加强锻炼啊!”

        “你这身体素质,还要提升提升。”

        “你看看人家神宫寺武道,国中时代我和他交过手,那时的他也像你一样,一副弱不禁风孬种的样子。”

        “但是你看看他现在,身体对抗虽然比我还差一点,但是对抗那个河田雅史可是一点不弱下风。”

        “虽然是借着切入时的惯性对抗的,但是他在对抗之后身体平衡依旧保持的很好,这一点,你可做不到。”

        “学学人家!”

        四宫田野指了指被队员们围着的神宫寺武道,调侃起了仙道。

        “哈哈,做不到的做不到的,我哪怕有他的身体对抗,也做不到他那样上篮,身高臂展没他高。”

        仙道在活动了一下筋骨之后坐到了四宫田野身边的座位上,笑着摊了摊手,直接摆烂道。四宫田野张了张嘴很想再调侃几句,但是看着身高和赤木刚宪相彷的神宫寺武道,直接把话咽回去了。

        “这个家伙,吃什么长的?居然这么高了。”

        “看他的样子,没准还能继续长高,要是这混蛋保持现在的运动机能再长个几公分,都要超过两米了!”

        “到时候在我面前干拔,我要怎么防?!”

        “不行....我得想办法也蹿蹿个儿!”

        神宫寺武道今天在球场上面的表现可不单单刺激着秋田县的那一众人,连四宫田野,也被神宫寺武道在球场上的杀伤震惊到了。和今天夏天时候不一样,如今的神宫寺武道,已经懂得用身体给自己制造机会了,在进攻端的威胁,比以前大了何止是一倍。

        本来就已经很无解了,现在,更是强到令所有人都感到窒息。

        就在神奈川县休息区一片欢声笑语的时候,秋田县的休息区,那就异常压抑了。

        回到休息区之后,泽北荣治和野边将广两个人都一屁股坐在了休息区上面,默不作声。堂本五郎本来还没有注意到野边将广的情绪,但是当这两个人坐到休息区上的时候,他不发现也不可能了。

        这两个身上的低气压,实在是太厚重了,只要眼睛不瞎,所有人都能够看得到。

        “泽北.....野边....”堂本五郎看着坐在座位上喘着粗气默不作声的泽北荣治和野边将广,一时间也不知道要如何开导两人。

        鼓励?对于现在的两人来说,鼓励有用吗?

        “到此为止了么....”堂本五郎在心中暗叹一声,拍了拍手,吸引了队员们的注意力。所有秋田县队员的目光都被堂本五郎的掌声吸引,但是泽北和野边两人依旧是一脸灰败,连头也没有抬。

        “下半场的比赛,泽北,野边,你们两个人先休息一下吧。”

        “我打算,放弃对外线的防守,收缩防线。”

        “将所有的守备力量,集中到内线!”

        “河田,你去防守四宫田野,你可,千万别输给他!”

        比赛进行到了这个时候,堂本五郎索性就放手一搏,准备孤注一掷了。反正防不住神宫寺武道,那么索性就不防了,他不是擅长投篮吗?那就让他去远射!大不了就是输球,但是万一...对方手感下来了,收缩防线的他们,反而就有机会了!

        就在堂本教练调整队伍上场队员的时候,神奈川县这边也正在做着人员调整。

        打了二十分钟的仙道、赤木刚宪、牧绅一三人被田冈教练换下了场,取而代之的,是三井寿、藤真健司还有鱼住纯三人。

        神奈川县这边依旧是打算沿用人盯人的打法,由三井寿去防守松本稔,由藤真去防守深津一成,至于鱼住纯,田冈教练是安排对方去防守河田雅史的,他认为河田雅史已经被赤木消耗了一波了,现在让鱼住上,应该能够借着充沛的体能拦下河田。

        一旦鱼住纯能够战胜河田雅史,也别管他是怎么战胜的,只要是能够战胜,绝对能够让鱼住建立起充足的自信心!

        田冈教练的换人思路也很简单,就是要用体能充沛的球员,去打秋田县那些已经打了20分钟的首发们!

        板凳深度深厚,球队的容错也就变得异常的高了。

        至于说换人会不会影响现有队伍的节奏或者是影响队伍进攻效率,这一点,田冈教练一点都不担心。

        只要有神宫寺武道和四宫田野两个人在,球队哪怕防线尽数崩溃,比分,也不会被对方轻易追上的!

        做完了阵容调整之后的田冈教练就坐回到了座位上,他已经看到,胜利,已经近在眼前了!

        “堂本...没有用的....”

        “不管你做什么,都不可能挡得住神宫寺武道的,哪怕他被挡住了,你们秋田,也不可能挡得住田野和武道两人的联手!”

        “皇牌都已经被击溃了,就不要再毁掉其他队员对篮球的期待和热情了吧!”

        “老老实实的.....认输吧!”

        .....................................